西藏軍區“墨脫戍邊模范營”官兵緬懷英烈見聞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張 竣 李金濤責任編輯:烏銘琪2022-04-01 09:09

青春無悔 誓言錚錚

——西藏軍區“墨脫戍邊模范營”官兵緬懷英烈見聞

■張 竣 李金濤

官兵祭奠英烈現場。吳家豪攝

山頂白雪皚皚,山下流水潺潺。天氣轉暖的墨脫,云霧繚繞,宛如仙境。

其實,凡是到過墨脫的人都知道,那里并沒有多少詩情畫意。這座被群山阻隔的“孤島”,徒步進出一趟就像在闖“鬼門關”,其艱辛險難程度可想而知。據統計,自部隊進駐以來,先后有30名官兵獻出了年輕的生命。

清明節前夕,西藏軍區“墨脫戍邊模范營”官兵來到駐地烈士陵園祭奠緬懷英烈。教導員蔣福養輕撫墓碑上的名字,深情追憶那些鮮為人知的英雄故事。

2013年以前,墨脫不通公路,進出只能步行。途中,既要翻過高聳的雪山,穿過原始森林,跨過40多條急流飛瀑,還要攀爬20多處懸崖絕壁,稍有不慎就會丟掉性命。

1962年6月的一天,首批進入墨脫的部隊啟程。時任副指導員的伍忠倫作為收容組組長,走在隊伍最后面,彼時的他正患重感冒。隨著海拔不斷升高,寒風吹起積雪,能見度不足5米??粗鴳鹩训纳碛爸饾u遠去,他的腳步開始放慢,終于在臨近“鬼門關”出口不到兩公里處癱倒在地,再也沒有站起來。當戰友找到伍忠倫時,只見他頭朝墨脫方向,臉埋進雪里,身后留下一條爬行數百米的痕跡。那年,伍忠倫27歲,他由此成為犧牲在墨脫路上的第一位共和國軍人。

追憶繼續,官兵不語,現場氣氛頓時變得凝重起來。

“20年后,同樣是6月,時任一連副排長廖文強帶領戰士鄒永安、吳德憲、稅國成、索姆扎西背運儀器設備進墨脫,在翻越多雄拉山時遭遇雪崩,被卷進了冰湖,定格成5尊冰雕……”話到此處,悲痛襲來,蔣福養的聲音開始顫抖。

事后,戰友們找到了5具遺體,儀器設備一件沒少。他們手拉手凍在一起,彼此很難剝離,處理遺體的工作人員開始用溫水化凍。最后,實在沒辦法了,只能用刀子豁開,大家流著淚說,“原諒我,兄弟!”

“什么是軍人的職責?就是在危急情況下、犧牲的前一刻,還想著完成任務!”蔣福養的一句話令官兵們動容,二級軍士長周國仁更是眼含熱淚。此時的他,一定想起了另一座雕像。

這座雕像,矗立在墨脫縣背崩鄉中心小學的操場上,雕像的主體是周國仁牽著兩名學生。自從參軍來到墨脫,周國仁就開始義務支教。20多年來,他教過1800多名學生,其中170多人考上大學,當地群眾親切地稱他“兵老師”。

曾經有人問周國仁,墨脫對他意味著什么?他不假思索地回答:這是我的青春坐標,我人生中最蓬勃旺盛的一段生命全是它的記憶。只要允許,我將在這里一直守下去、走下去。

軍醫鄭宗釗,也是來了墨脫就不想走的人。2008年6月,從第四軍醫大學本科畢業后,他主動申請到墨脫服役。2015年6月讀完研究生,他毅然選擇回到墨脫。在墨脫的日子里,鄭宗釗先后參加80余次邊防巡邏,穿壞了16雙膠鞋,對于墨脫的路、對于犧牲在路上的戰友,他早已耳熟能詳。

2004年7月5日,戰士饒平隨隊到某山口進行武裝巡邏,在回撤途中,他擔任收容組組長,與戰友張偉宏、顏云潮走在隊尾。

當巡邏隊行至一處陡峭的山坡時,突遇泥石流,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的顏云潮被嚇得呆立原地。就在這時,他身后的饒平猛推了他一掌,大喊:“快走,快走!”正是這一推,救了顏云潮,而饒平卻被泥石流卷走,壯烈犧牲。

“如果他當時后退一步或者往前跑,就不會發生意外?!睉鹩褌兪潞笳f。

可是,在軍人的字典里是沒有充滿權衡意味的“如果”二字的,在危急關頭、在黨和人民需要的時候,他們會毫不猶豫地挺身而出,赴湯蹈火。

因為,假設有“如果”,1975年,戰士焦大銀就不會去執行那次重大任務,就不會在途中被3條毒蛇攻擊,中毒而死;假設有“如果”,1987年,戰士姚琳完全可以申請留在營區,就不會在巡邏途中被無情的江水卷走;假設有“如果”,2017年,五連戰士梁坤煒就不會參加那次巡邏,就不會被飛石擊中頭部,當場犧牲……假設這些“如果”都成真了,那又何來祖國的安寧、人民的幸福?

人間天上,瀟瀟共雨;烈士英魂,不朽不滅。

不知過了多久,30名英烈的故事講完了,官兵們有的神情肅穆,有的淚流滿面。斯人已逝,一茬茬官兵依然前赴后繼,堅定地走進墨脫、扎根墨脫,用無悔的青春踐行著“寧舍自己一條命,不丟祖國半寸土”的錚錚誓言。

陵園內,綠樹成蔭,鮮花盛開。那是供后人乘涼的參天樹,那是官兵用熱血澆灌的英雄花。

“我是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人,我宣誓……”祭奠活動最后,官兵們列隊肅立,高舉右拳,大聲宣誓。這誓言,是向英烈們的報告,是對祖國和人民的承諾。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


国产一区不卡在线_国产一区第5页_国产一区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