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推進科技練兵丨體系“交規”支撐“合眾為一”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趙建斌 胡勇華等責任編輯:烏銘琪2022-04-01 09:05

從地面到空中,李國林感到,“格局”一下子打開了。

仲春時節,西北某地,西部戰區空軍某基地一場體系演練拉開戰幕。這一次,預警機作為新要素加入作戰體系。

基地作戰指揮中心參謀李國林,登上預警機時,攜帶著基地最新修訂的一冊協同細則。他的任務之一,就是驗證其中的協同清單,并梳理提出應增加的內容。

體系較量看協同。如果沒有共同的話語體系和時空感知,空地協同難以無縫連接。為此,這個基地把建立協同規則當作一項系統工程和基礎工程強力推進。

圍繞體系作戰需求,他們打通軍兵種之間的指控鏈、火力鏈,對空地通聯、敵我識別等方面進行了深入探索。經過近1年時間,一份協同細則出爐,并在一次次的實案化課題演練中步步深化,不斷完善。

新的要素加入體系,意味著新的“融會”和“貫通”,也蘊含著新的“合力”,需要新的協同規則來支撐。

當預警機凌空而起,雙方展開了激烈戰斗??罩欣走_顯示,多批目標中有一些異樣,通過數據處理,對手的干擾欺騙手段被識破,真實敵情顯現。

李國林慶幸,之前就這一問題進行了充分的預想和協同,“不然,空中情報的判斷難度和時間消耗將大大增加?!?/p>

新的力量、新的鏈接,帶來新的思考。走出機艙,寒風裹挾著沙礫,讓李國林更加清醒。他想好了協同清單增加的內容——

“隨著軟件的升級,預警機操作界面更新應納入協同內容;在協同數據和標準相同的情況下,應將不同軍兵種作戰單元信息融入空中指揮平臺……”

落筆時,李國林想了想,又用紅色記號筆標注:應安排預警機戰勤人員到地面開展交互式指揮訓練。

體系“交規”支撐“合眾為一”

■趙建斌 胡勇華 王 皓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楊 進

鷹群出擊。劉 暢攝

體系戰場沒有“交規”,必然會打亂仗

如果把體系作戰比作多軍兵種的大合奏,那么“協同”就是找準各聲部的節拍。

西部戰區空軍某基地作戰指揮中心副主任吳彥民至今記得那一天的尷尬——

一次體系訓練,陸軍特戰分隊偵獲目標后,向空軍航空兵請求火力支援。通報位置時,他們表述的目標信息卻讓空軍飛行員發蒙。由于戰場信息表述方式“不在一個頻道”,戰機在空中盤旋幾圈后,卻無法鎖定目標實施攻擊。

無奈,特戰分隊只好將目標信息回傳至空軍指揮所,待空軍指揮員下達“翻譯”后的目標位置,飛行員已經錯過了空中打擊的最佳“時間窗口”。

無獨有偶,那次演習,還發生多個目標被空中和地面重復攻擊的問題。種種尷尬指向同一個原因:戰法設計得再嚴密再精妙,兵力和裝備投入再多,沒有精確“協同”,有勁也使不出。

“千軍萬馬匯聚體系戰場,如果沒有協同規則,好比沒有‘交規’,必然會打亂仗?!被仡I導認為,這個協同不僅是紙面上的協同計劃,更是腦路的協同、準星的協同、彈道的協同。正是從那時起,基地黨委感到制定體系“交規”的重要性。

向體系要戰斗力,知易行難?;卣{研后發現,各家有各家的打仗辦法,數據標準不統一、指稱不統一的問題久已存在。而建立這套體系“交規”是“水磨功夫”,不顯山不露水,坐的是冷板凳,需要一錘接著一錘敲?;攸h委下定決心:“再難也要邁開這一步?!?/p>

基地領導帶隊赴戰區聯指和兄弟部隊見學交流,實地感受備戰打仗氛圍、戰場環境特點,借鑒學習備戰成果。幾年來,他們先后走訪了10余支部隊,與各兵種要素展開深入的探討交流。

一冊協同細則,詳細闡述了協同的原則、步驟、方法,各級機構的協同職責,并對聯合火力打擊、體系防空作戰、空中支援地面作戰等重點行動的協同進行細化?,F在這個細則已經是2.0版了。

3月21日,基地作戰指揮中心內正在進行一場體系演練前的推演。大屏幕上,動態展示著戰場態勢演化進程,指揮員隨機發問:現階段上級賦予你部偵察襲擾任務,你們如何考慮偵察重點、協同配合,具體方法是什么?

受詢人員立即一一作答,詳細闡述。胸有成竹的背后,是良好的協同習慣——他們早就對照體系“交規”,運用思維導圖,與相關單位進行了多次溝通。

協同不僅在“中軍帳”內。就在數小時前,飛行員楊楓和飛行員彭嘉輝進行了通話,他倆將駕駛不同類型戰機攜手執行任務,因此需要對照協同清單和數據包,對關鍵事項予以確認。楊楓坦言:“有了協同細則后,大家能夠自主協同、常態協同,更加敏捷高效,作戰效率更高?!?/p>

同一張圖、同一塊表,催生共同的體系時空觀

每次體系演訓前,作戰參謀史俊毅都會打開協同圖,默想戰斗進程:兵力頻繁調動,火炮、戰機、裝甲集群依次展開打擊……每一個要素、每一項行動,都精確對應著時空坐標,稍有差池就會影響戰斗全局。

“各軍兵種對于時間和空間理解往往不同?!边@是史俊毅多次參與組織體系演訓后得出的體會。

一次陸空聯演,原本計劃陸空火力協同對“敵”目標進行打擊。

然而,參演陸軍分隊的打擊時間提前了2分鐘。戰機飛臨指定區域后,發現目標上空煙塵繚繞,無法精確發現目標,只能無功而返。

復盤總結時,他們發現:陸空力量用的地圖不一樣,一個比例尺是1∶50000,一個是1∶1000000;“時鐘”不一樣,一個用“分”為單位,一個用“秒”為單位。兩支部隊使用的信息系統也差強人意,一個系統模擬在空飛機的航行指令還不夠精細;一個系統模擬裝甲車隊、地面目標等信息還需要進一步完備。

讓參謀們頭痛的是,隨著參演的軍兵種要素不斷增加,規劃戰場資源變得更加復雜。面對有限的空間、時間和頻譜,各要素都希望獲得足夠的資源,從容展開。戰場密度的增加,使得協同沖突更加凸顯。

人行人道、車行車道、飛機飛航道,子彈飛彈道,體系戰場呼喚精細“交規”?;卦诰殹八恪?、即時“控”上下功夫。在上級機關的支持幫助下,他們細化了調配規則,將點、線、面、層標定出來,建立了數字化的空間柵格,實現了陸空力量真正在“一張圖”上規劃和協同戰場多維力量。

同一張圖、同一塊表,催生共同的體系時空觀?;刈鲬鹬笓]中心主任陳軍認為,只有大家對“仗怎么打、打成什么樣”形成共識,才能針對戰局整體布勢聚能。

一次任務中,在協同的過程中,幾個作戰分隊領導為了“誰先打”發生了爭執。這個裁判怎么當?參謀人員擺出規則進行定位,從終局和全局看行動,軍兵種力量的角色和出場順序一目了然,大家心服口服。

記者在基地作戰指揮中心觀看了去年一場演習的視頻,在有限的作戰空間里,數十分鐘內,近百架各型戰機,近百臺地面戰車,近千枚彈藥,協同打擊同一區域目標,展開“流水線”式的攻擊,形成壯觀的火力“波浪”。

實時視頻的震撼畫面背后,精細的協同圖、統籌圖更為震撼人心——

空地火力平臺位置關系,空中戰機的突擊航線、空投通道,地面火炮的射擊彈道,裝甲車輛進擊路線以及打擊目標清單,各種要素直觀呈現在一張圖上,形成了高中低銜接、遠中近結合的陸空火力疊加態勢。

陳軍興奮地說:“有了統一的協同規則,有了同一套體系‘交規’,加上精算細算,沙場點兵多多益善!”

面對新的作戰樣式,如何實現體系之變

每一種新要素的加入,都會帶來一次新的沖擊和改變。

令作戰參謀蘆宏福念念不忘的是,那一年,電抗分隊加入體系演訓——他們“放開手腳”布設干擾陣位,對準目標區域釋放不同類型的干擾。

誰料,強烈的電磁干擾,讓隊友的雷達屏幕上飄起了“雪花”,剛發現的目標被“隱藏”到這沒完沒了的“雪花”之中。

“擾”敵一千,自“擾”八百。這,讓大家懂得了協同的“交規”應該隨著新力量的加入而變化。

面對新的作戰樣式,如何實現體系之變?答案,在新一輪的協同規則完善中找到——他們將電抗力量的陣位、范圍等信息嵌入到空地火力打擊中去,形成了威力更著的“信火矩陣”。

這兩天,蘆宏福正在研究分析外區航空兵某部發來的信息,這是新近使用的某型彈藥的最新參數。他迅速將相關信息存入數據庫。跟蹤相關部隊裝備和彈藥的發展,成為蘆宏福的習慣。

比起任務前的協同,這種前移關口、未雨綢繆的協同已經成為基地各級指戰員的共識。

多年前的一次演訓,基地精心設計的方案卻被上級“叫?!?,原因在于對軍兵種兄弟單位的某型彈藥性能掌握不準確,實戰中必定不能達到預想效果。

從那以后,基地在各部隊建立了協同聯絡員,并常態化與兄弟單位選派骨干交流,密切掌握各自實戰能力提升和裝備發展。

體系“交規”出臺后,各部隊“上路”協同的積極性大幅提高,研究式的協同悄然興起。

基地借此時機,打破現有的部隊建制編制,對照未來作戰需要的能力,分解任務模塊,科學編組配置,建立了防空群、地導群、空中打擊群等,每周進行兵種協作訓練、每月開展體系集成訓練,每季度組織實案化課題演練,推動單元、要素、體系各層級的協同訓練走向常態化。

訓練在升級,協同也需要升級,協同的清單和細則也在不斷進化。他們積極吸收和運用新型作戰力量,實現其由“助戰”向“主戰”的轉變,并將其作為聚合體系戰斗力的新基準、擔當使命任務的新主角。

基地不僅推進了分系統、分領域的專業協同,也通過各軍兵種人員共同作業、協同對接,設計新的體系戰法。

“視角轉換、觀念交鋒、目標融合,猶如熔爐中迸射的鋼花。這個熔爐,就是體系!”談及此,基地領導說,“一步一個腳印探索,發揮新體制優勢,我們有信心做好‘體系作戰’這篇大文章?!?/p>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


国产一区不卡在线_国产一区第5页_国产一区第一页